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www.linospressousa.com

ca88亚洲城app

读书 2014-7-6 18:2812140admin

  本策划内容摘自《民国奇情大案》,人民出版社出版。

  中国最后一位格格爱新觉罗·显琦高寿善终,她的姐姐、更知名的——川岛芳子,早在1948年3月就饮弹身亡。其事之奇,其死之谜,至今仍为人关注和议论。

  最受关注汉奸:庭审被迫几度延期 枪决诡秘屡被猜疑

  1947年10月8日下午两点,在位于北平市天安门西侧司法部街的河北省高等法院,按计划将要开庭审理金璧辉汉奸案。在几天前,法院就贴出了安民告示,预告了开庭时间,准许市民和社会各界人士旁听观审。

  那天,距离开庭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河北省高等法院的正门前就已经黑压压地站满了人,到了将近两点钟的时候,人群已经站满了整整一条街,道路为之堵塞,有记者粗略估计,总有三四千人的样子。

  下午两点整,法院大门刚一打开,人群就开始往大门里边挤,许多人还翻墙入院。审判庭很快就挤满了人,连桌椅门窗都被挤坏了不少。法院担心局面失控出问题,只好宣布案子改日审理。

  几天以后,审判地点改在法院的后花园,成了露天法庭。但由于旁听者过多,场面混乱,仍无法正常开庭。

  抗战胜利后,当时的国民政府清算了不少在抗日战争期间活跃的汉奸,但从未有哪个汉奸在接受审判时像这样备受关注,接连两次开庭都因听众过多而被迫改期。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个叫金璧辉的汉奸还有另外一个为人们所熟知的称谓和名字,日本女间谍川岛芳子。

  1948年3月22日,河北省高等法院检察处正式下达了对川岛芳子执行死刑的命令。鉴于当时北平城内治安形势严峻,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法院对于川岛芳子死刑的执行不得不格外小心,以至于搞得神秘兮兮的,这既引起了当时记者的普遍不满,又给后人留下了不少疑团。

  22日并没有枪决川岛芳子,随后的23、24日两天仍然没有动静。到了25日清晨5点多钟,河北省高等法院检察处的一位书记官突然给各报馆打电话,通知大家:今晨6点在北平第一监狱对川岛芳子执行枪决。从发出通知到行刑只有不到一个小时,可见行动之诡秘。

  刑场就在第一监狱内,是监狱西南角的一处空地。何承斌检察官依照程序讯问了犯人的姓名、年龄、籍贯,确认犯人就是川岛芳子本人,然后宣布她的上诉已被驳回,并当场宣读了河北省高等法院检察处对她执行死刑的命令。宣读完毕,何检察官命犯人跪下,并命法警对犯人执行枪决。

  法警随即在川岛芳子身后开了枪。子弹由后脑打进,前额透出,川岛芳子应声而倒,血流满地。何检察官率法医检验员当场检验、复验、三验,确定犯人已经死亡。

  由于警方在枪毙川岛芳子的时候,并未允许记者现场旁观,引起了许多记者的不满。各报在刊登处死川岛芳子新闻的时候,都突出报道了“秘密枪决”一项,并说:死者“已看不清本来面目”。还有的报道中用了“是否金逆本人不能确定”这样的说法。

  几天过后的4月1日,一份北平的报纸叫《经世日报》,在这一天登了条“新闻”:《川岛芳子还活着》。新闻里讲,不久前被处死的川岛芳子其实是替身。

  消息登出后,舆论哗然。尽管报社急忙采取补救措施,正式刊文解释说,那天是“愚人节”,那条消息是假的,是想与读者开个善意的玩笑。但这个玩笑开得过了火,本来就有人对川岛芳子的死心存疑虑,这条假新闻把人们的疑虑挑明了,于是,关于川岛芳子没有死的传闻便越传越远,以至于出现了多种版本,流传甚广。

  当年河北省高等法院在执行川岛芳子死刑时的做法,确实让许多人,特别是一些记者感到不满,但这并不能改变川岛芳子已经被处死的事实。1948年3月25日清晨,川岛芳子在北平第一监狱刑场被依法枪决,当场毙命,这是确定无疑的。

  日本间谍的高贵身世:满族皇胄身份注定悲剧

  川岛芳子,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个日本人,可如果她是日本人为何会在中国的法庭上,以汉奸罪被审判?但如果她是中国人,又为什么会成为日本女间谍?

  她这个人原本既不叫金璧辉,也不叫川岛芳子。她有一个很中国化、很贵族化的名字,爱新觉罗·显玗。她出身于大清皇族,具有无比显贵的皇家血统。

  往祖上追溯,她的十二世祖,是清开国皇帝太宗皇太极。皇太极长子豪格就是爱新觉罗·显玗的十一世祖,他是大第一代肃亲王。到显玗的父亲善耆这一辈,已经是第十代肃亲王了。显玗生于清光绪三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906年,是善耆的四侧福晋所生,在肃王府的格格里排行十四,就是所谓的十四格格。

  1912年,年仅六岁、很受父王疼爱、有着大清皇室血统的格格显玗告别父母,在旅顺登上了颠簸的航船,东渡日本,成为父亲复兴满清王朝的一件礼品。接收这件礼品的人,叫做川岛浪速。到日本后,川岛浪速为她取了个日本人的名字,叫川岛芳子。

  川岛芳子到日本后,川岛浪速仍然像从前那样天天穿梭于日本和中国的东北、内蒙古之间,为满蒙独立而奔波。他偶尔回来了,偌大的川岛府仿佛就成了军事俱乐部,来自日本各地的少壮派军官聚集在那里,听川岛浪速从远方带来的关于满蒙独立运动的新进展,畅谈所谓大日本帝国开拓疆土的远大前程。

  每当这个时候,川岛浪速都会把芳子唤到众人前面,不无炫耀地对来宾讲,自己与大清朝的肃亲王如何结为兄弟,肃亲王如何倾家荡产投身满蒙独立。他指着芳子对众人讲,这就是肃亲王的十四格格,送给我了。后来,在这些少壮派军人中间产生了一些重量级的人物,如土肥原贤二、多田骏、荒木贞夫等等,而川岛芳子也很自然地与他们攀上了关系。

  川岛芳子渐渐长大。由于天资聪颖,她每门功课成绩都不错,文章好,会写诗,还学会了书画、舞蹈、茶道、骑马和射箭。但是,由于长期得不到亲情,又没有必要的管束,她形成了很另类的性格,行为孤僻、任性妄为。

  1922年,肃亲王善耆因为糖尿病医治无效在旅顺去世,终年56岁。川岛芳子随着川岛浪速回国参加葬礼。这是她东渡日本以后第一次回国。整整十年的时光过去了,如今父亲去世了,母亲在肃亲王病逝前的一个月也去世了。回到没有了父母的肃王府,川岛芳子自己也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其实在她的心目中,早已经没有了父母亲的概念。

  川岛浪速从来不让芳子叫他爸爸或者叫他父亲,而仍然要叫他“义父”。因为川岛浪速与善耆结义为兄弟,善耆的子女就都称川岛浪速为“义父”。在这方面,川岛芳子和善耆的其他子女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而且,芳子住进川岛府院将近10年,在川岛家的户籍册上,却没有她的户页,她自然也就没有加入日本国籍。而且川岛浪速在公开场合谈起芳子的时候,都再三强调,她是大清皇室的公主。这就是说,川岛浪速除了给芳子取了个日本人的名字之外,没有给她其他的“名分”。

  18岁“永远清算了女性”:不甘做“义父”玩具 结扎易装

  善耆去世时,川岛芳子已经长成了大姑娘,开始谈情说爱了。她眼睛大而明亮,浓浓的眉毛,身材娇小而妩媚,作风张扬而狂野。她有了自己的热恋情人,更有了一大批追求者。

  但是,她的成长环境太特殊了,善耆与川岛浪速这两位政治狂人在她的生命中投下了长长的阴影。特别是川岛浪速,只要有机会,就会不厌其烦地向她灌输大清复辟、满蒙独立的思想。这种灌输不可能不深刻地影响着川岛芳子的人生观、恋爱观。

  后人在翻检川岛芳子遗物的时候找到了一份她的亲笔手记,记录了她在青少年时期的一些重要的经历和思想。里面有这样一段话引起了研究者的高度关注。这段话是,“大正十三年十月六日夜九时四十分,永远清算了女性”。

  日本的大正十三年,是公元1924年。这一年的10月6日夜9时40分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事情会让川岛芳子这样一位妙龄少女“永远清算了女性”呢?

  原来在这一天的夜里9时40分,住在浅间温泉别墅的川岛浪速,在黑夜的掩护下,悄悄走进了川岛芳子的卧室,强行占有了这位一直称自己是“义父”的18岁少女。他的这种堪称兽行的做法,还不是一时性起。他那年已经59岁了,早已经过了一时性起、鲁莽行事的年龄,他这样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或者也可以说,是蓄谋已久的。

  发生在那个秋季夜间的事情,对于川岛芳子这样一位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少女来说,显然是过于残酷了。她无法接受川岛浪速对于她未来命运的安排,不甘心做一辈子别人的“玩具”。

  她曾自杀过两次。一次是与自己热恋中男友一同卧轨,结果男友被火车轧死了,她却被列车带起的风浪冲出去很远,毫发无伤。另一次是她从一个追求过自己的青年军官手里拿过一把手枪,掉转枪口朝着自己的胸部开了一枪,结果被送到医院,经过手术抢救了回来。

  川岛芳子的枪伤很快痊愈了,但心灵的创伤却难以抚平。经过了这件事情,她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永远清算了女性”。在10月下旬的一天,她头梳日本式发髻,身穿底摆带花样的和服,拍了一张与少女诀别的照片,然后就剪去了青丝长发,梳成男青年的小分头;脱去了花花绿绿的女儿装,穿起了男人的制服、长靴。甚至开始学着男人的样子说话带粗口,双手插在裤袋里身体摇晃着走路。

  川岛芳子坚持不肯按照川岛浪速的意愿行事,为了断绝川岛浪速的非分之想,她还到医院做了输卵管的结扎手术,这就造成了她的终生不育。

  川岛芳子1926年乘船回到了上海,并在一年后决定结婚。

  当年的女孩子一般结婚都早,像川岛芳子这样年满20周岁还没有结婚的,就属于大龄青年了。有人曾经穿针引线,想让芳子给张学良当侧室,但兄长宪立还是希望妹妹能够做位正房夫人,这件事情也就算了。在1927年,川岛芳子对哥哥说,甘珠尔扎布经常给自己写信,自己也不讨厌他,所以想同他结婚。

  甘珠尔扎布的父亲叫巴布扎布,是清朝时候的蒙古族贵族。清帝逊位后,巴布扎布投靠日本侵略势力,招募义勇军,搞满蒙独立。甘珠尔扎布比川岛芳子大四岁,小的时候曾经在川岛浪速家住过几年,与芳子算两小无猜。

  1927年11月,在川岛芳子居住的旅顺大和旅馆里,举行了甘珠尔扎布与川岛芳子的结婚典礼。作为新娘,川岛芳子脱下了她穿了几年的男式服装,穿上了一件中式彩缎旗袍,还披上了长长的婚纱。新郎甘珠尔扎布则穿着一身像是蒙古族礼服的彩缎长袍马褂。

  到此为止,川岛芳子的身世与国籍问题就很清楚了。她是大清皇室的后裔,从小被父亲送给了一位日本狂人川岛浪速。由于她在川岛浪速家庭中间的位置一直没有确定,也就一直没有加入川岛家的户籍,没有加入日本国籍。等到长大成人以后,她又回到了中国,嫁给了一个蒙古族贵族的后裔,夫妻两人都是中国籍。

  投身谍海:参与“皇姑屯事件”是传说

  在婚后的一段时间里,川岛芳子曾经试图过一种普通人的、平静的生活。她一改昔日的狂野与放荡,努力扮演好一个贤惠妻子的角色。但这样的平静生活只维持了不到三年,川岛芳子就离家出走了。

  川岛芳子结束了嫁为人妇的短暂平静生活,开始了光怪陆离的间谍生涯。她之所以离家出走,干起了间谍、特务的营生,家庭不和那只是一个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她从小就接受了所谓满蒙独立、大清复辟的灌输,不是一个能够长期忍受寂寞,过平静家庭生活的人。

  另一个原因是,当时日本军界中的一些狂人,天天在那里做着吞并满蒙进而吞并整个中国的美梦,他们到处物色可资利用的人,而川岛芳子特殊的家庭背景与个人天赋也很容易被他们看中,所以就不断地有人在鼓动她到外边去干一番大事业。

  川岛芳子的间谍生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个问题直到今天也没有一个一致的说法。之所以会这样,一是由于间谍职业自身的保密与神秘;二是由于后来法庭审理案件的时候,川岛芳子本人不配合,不交代,而法庭又难以传唤相关证人,所以一直到川岛芳子被处死,有些问题也没有搞清楚。

  有个日本作家叫村松梢风,通过长期采访川岛芳子,写了一部小说《男装丽人》。出版以后影响很大,人们常常把小说中对主人公满里子的描写,等同于现实中的川岛芳子。甚至后来法庭为川岛芳子定罪的时候,也参考了小说《男装丽人》中的某些记述。

  在小说《男装丽人》中,满里子直接参与了炸死张作霖的“皇姑屯事件”。是她勾搭上了张学良的一位部下,刺探到了张作霖由北京返回奉天的确切时间和路线,她还参与制定了炸死张作霖的秘密行动。

  这种说法完全混淆了文学与历史的关系,误把小说当成真实了。真实的历史我们在前面讲到过,1928年6月,川岛芳子新婚不久,正想着安分守己地做一个贤惠的妻子。哪里有可能去勾搭什么张学良的部下?

  再说了,张作霖的行踪属于绝密,很多都是临时决定的,连他的儿子张学良都不很清楚,那张学良的部下就能知晓了?至于川岛芳子参与策划了炸死张作霖的行动,那更是捕风捉影的传说,根本就经不住推敲。

  “男装丽人”扬名立万:为伪满“建功” 挑动上海一·二八事变

  川岛芳子的间谍生涯,是从上海开始的。日本军人田中隆吉发现了川岛芳子的过人潜质,为了把她培养成一个出色的间谍,田中隆吉下了大工夫,除了教她使用各种枪械、通讯器材和驾驶技术以外,还教会了她说几句英语。川岛芳子这个人天资聪明,相貌俊美,又学会了间谍职业的专业技能,很快便成为乱世谍海中的弄潮儿。

  川岛芳子在她的间谍生涯中,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诱使溥仪的皇后婉容逃离天津。那么川岛芳子采用了什么手法偷偷将婉容皇后带出了天津?她的所作所为,又对国家与民族造成了怎样的损害呢?

  九一八事变后大约半个月,川岛芳子奉田中隆吉之命来到沈阳,投入到板垣征四郎大佐的旗下。板垣征四郎是九一八事变的核心策划组织者,在板垣征四郎授意下,土肥原贤二于11月中旬将溥仪由天津挟持到东北。川岛芳子奉命参加了迎接与接待溥仪的整个行动。溥仪在营口港口登岸的时候,川岛芳子是少数几个在码头“接驾”的官员之一。溥仪入住大和旅馆以后,川岛芳子负责这座临时“行宫”的安保与日常管理。

  与溥仪一同到达东北的,只有少数几名亲信,皇后婉容仍然留在天津的静园中。没有皇后,这个皇宫就不成体统,虽然是傀儡,但样子还是要做一做的。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和田中隆吉经过密谋策划以后决定,派川岛芳子去天津将皇后婉容接到东北来。

  这是川岛芳子第一次单独执行重大任务。不管是用了什么办法,反正川岛芳子成功地将婉容带出了静园、带出了天津、接到了东北。由于这一次她靠女扮男装完成了任务,便使她博得了“男装丽人”的名声。

  我们知道,制造伪“满洲国”是日本侵华的重要步骤,而川岛芳子将婉容由天津带到东北,为制造伪“满洲国”立了大功。单凭这一点,法院后来认定她犯有汉奸罪,就没有冤枉她。更何况,此后她又做了许多损害国家与民族利益的事情,在汉奸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在日军蓄意挑起的上海一·二八事变中,川岛芳子扮演了一个极为重要、极为特殊的角色,从挑起事端,到扩大事态,再到刺探情报,她都发挥了别人所难以替代的重要作用。后来中国法庭在审判她的时候,认定她犯有刺探军事情报的间谍罪行,应当说并没有冤枉她。

  之后,川岛芳子还担任过伪“满洲国皇宫”的女官长,负责管理溥仪与婉容的生活事务。但溥仪看不惯她那种张扬与跋扈的做事风格,她只当了不到一个月的女官长,就被解除了职务。

  之后,她招集了一些土匪武装,组成热河省“安国军”,任总司令,配合日军进犯热河。这算是川岛芳子一生中最为风光的时候了。在1933年2月22日的《朝日新闻》上,大篇幅报道了男装丽人川岛芳子。还配发了一张川岛芳子身穿军服、马裤,头戴军帽的“司令戎装照”。这张照片作为川岛芳子在这一时期的象征,常被各方面的报刊引用。从这个时候起,她开始启用“金璧辉”这个名字。 (更多精彩,请关注搜狐读书)


发表评论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 

环球资讯网 Copyright 2011-2018 ©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合作


sitemap